早晨雜念

這真是一個令人心驚膽顫的想法:
如果相愛不能把兩個人帶往更好的方向去,那麼有一個可能便是相毀,不如相毀,不如相毀好了?但我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,怎能不為所動?

當想要分開時,事情通常會複雜了起來。想要,一直都是兩個連著的動詞,我想要你,就是個不太會變的事實。

但如果變了呢?
不。如果有一個東西是自己不勉強且不用努力就愛的要命的,就要知道珍惜。因為這種發現不常遇到,一般人遇到了往往也就稀哩呼嚕讓它過去,一輩子過完不知道自己最愛的是什麼也大有人在。但總之我很久以前就體悟這個道理,可能也不是道理只是常識而已。
能看到同時不變的兩件事很難,但若看到便恆了。我恆,然後等你,如此而已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春日雜記3

Horno/Piano

春日雜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