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不透的事


常常在不知所措的時候想起你,也常常想起你時不知所措。



蠻常是完全亂了手腳的那種,不曉得自己下一秒要幹嘛,也其實忘了自己本來在幹嘛。發現有這個狀態的時候,一開始還蠻驚慌的,但久了也習慣了,放空就好了,找個事情去做就對了。偶爾會想探究這一切的根本到底怎麼形成的,想了幾次都回到原點,後來演變成,才開始想就直抵答案了。無論對或不對,這個狀態好像會變成一篇小說,居然這種小廢心事也能發展成一篇小說嗎?我邊寫邊問自己,無論好壞先寫出來我們再看。有點類似於保羅奧斯特的『鬼靈』,一個人監視著另個人,後來搞的好像反而被監視,一舉一動都被無形的牽制著,他想寫下來,但又好像正被寫下來。

不知道,想不透。

夜色撩人雖然難看,但是王千源講的沙漠故事一直深植我心:明知石頭下面有毒蛇,掀起來會被咬,但每次經過石頭還是想掀起來看,縱使每次都被咬,直到沒命。提到這部片,不免流俗又要再提一下余男的豐唇,每次拍two shot我就只看得見嘴唇,太腫太翹了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春日雜記3

Horno/Piano

春日雜記